「博恩夜夜秀」之判決書找得夠多就會發現代誌沒這麼簡單

近來,觀覽「博恩夜夜秀」試播節目。節目段落中透過若干司法判決書就公然侮辱這個議題提出相關介紹及反思。能夠在台灣看到這般節目的嘗試,將特定議題知識透過娛樂、詼諧的方式普及化,覺得很珍貴也很開心。不過,在內容判決取材及觀點上,容有疑義。

40136572_499765113826038_5655582106097549312_n

作為一個司法判決研究者,我想提醒的是:

目前公然侮辱案件於刑事裁判實務的發展,可說是五花八門。而一般討論上,我們常會看到,僅以謾罵出如何的「字眼」即會被認定成立或不成立公然侮辱(例如:王八蛋、幹你娘)這般的判斷。

不過,這般僅以字詞即予以論斷是否成罪的判決,並非裁判實務的全貌。

事實上,從近年裁判實務,就公然侮辱個案以及是否成罪的判斷,也已逐漸脫離僅從「罵人字眼」就予以斷定是否成立公然侮辱的論理解釋方式,更有不少判決會從刑法的謙抑觀點、實質違法性、法益侵害微小,乃至於行為語境觀點,來做個案認事用法上的判斷。其中,更有對於立法論層面或司法解釋提出相關反思。也就是說,在司法這一端,已經有不少實務判決努力地,在罪刑法定以及個案決定之間,試著作出調整及合理解釋。因此,節目或其後續聲明「司法判決讓人民產生不信任感」一說,這個結論下得太快。

我在前幾年有寫過三篇小文章。談的就是公然侮辱罪在當代刑事判決的相關思考(自己打一下廣告(掩臉)XD):

林慈偉(2016年01月)。〈公然侮辱罪於我國裁判實務之新開展〉,《檢察新論》,第19期,2016年01月,頁228-247。

林慈偉(2014年08月)。〈如果小三不是「賤人」,那什麼才是「賤人」?-評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易字第40號及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2年度易字第456號刑事判決〉,《法令月刊》,第65卷第8期,2014年8月,頁16-35。

林慈偉(2012年11月)。〈罵人「婊賣家」之行為是否成立公然侮辱罪-評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上易字第369號及臺灣板橋地方法院100年度易字第2669號刑事判決〉,《法令月刊》,第63卷第11期,2012年11月,頁49-67。

這三篇文章的共同點是,以台灣本土的個案判決為材料,提出公然侮辱罪裁判實踐面的相關反思。裡頭除了討論到公然侮辱的除罪思考外,也提出在公然侮辱未除罪之前的幾種司法解釋可能。就後者,我也進一步提出語境、脈絡觀點,作為現行公然侮辱罪入罪及個案適用的相關緩和參考,事實上,這個觀點也被若干實務判決所明確引用(例如:台中地院103易字2619刑事判決)。這些都是近年現成、已公開發表的文獻,可供參考。

博恩說:『我覺得判決書只要找夠久(我相信我也不需要自己再去查),一定有「本身就會有讓人民產生不信任感」的判例。』

我會說:『我覺得判決書只要找夠久(我相信我也會盡可能多查一點),一定有「原來這個議題如此複雜啊!司法者在公然侮辱相關判決的決定確實用心良苦、也並非讓人如此不信任等這般感覺」的判決。』

博恩也說:「認清司法體系必然有缺陷之後,能盡其所能改進的方法。」恩,確實,這是個嚴肅且應當正視的問題。而且,其困難程度,恐怕是再開一次司改國是會議也無法解決的問題。不過,我認為,在具這般雄心壯志想要解決司法體系缺陷問題之前,「博恩夜夜秀」下一期節目,若有意對此議題再作延續的話,或許可以從民眾對於目前司法的感覺及印象「從何而來」做起(判決書本身?媒體?聳動報導?這超級適合做成一集的啊!),或許如此也將會稍加清楚,原來首當其衝的「缺陷」以及應當立即「改進」的那一端,並非「司法」,而是「別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