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發表〈刑罰民粹主義與死刑判決〉

75231853_1198640133669453_4170958095377235968_o

法律學背景的小白兔亂入社會學場子的軌跡,前後居然也三年了!

在社會學年會這個場域,總是盡可能地嘗試分享自己就不同主題的「胡思亂想」,於法學與社會學間的穿梭刺激,很有意思且很有收獲。前二年發表的主題如下:

林慈偉(2018年12月)。〈「他媽的」,無罪!?-從一則公然侮辱案件談司法判決中的語境論述及其運用〉,《2018台灣社會學會年會:行動中的社會學Sociology-In-Action》,新竹:交通大學,2018/12/01-2018/12/02。

林慈偉(2017年11月)。〈司法框架下的婚姻、家庭想像:以近年通姦罪判決書之論述為中心〉,《2017台灣社會學會年會》,台北:輔仁大學,2017/11/25-2017/11/26。

今年12月初,再次參與台灣社會學會年會,並以近年沉浸的死刑議題為主題,於2019台灣社會學會年會發表了一篇構思好一段時間的論文〈刑罰民粹主義與死刑判決〉。這次被安排在「法律與社會」場次,與會人員從韓國瑜、民粹主義、新自由主義、司法談到死刑,收獲滿滿,也更具體地理出了些方向!也非常感謝主持人王曉丹老師和與談人蕭育和老師給了許多鼓勵以及寶貴意見!

20191201_105558(0).jpg

分享今年發表的論文摘要如下:

林慈偉(2019年12月)。〈刑罰民粹主義與死刑判決〉,《2019台灣社會學會年會:在虛實之間-關鍵時代的台灣社會與社會學》,台北:中研院社會所,2019/11/30-2019/12/01。

「關於刑之量定,係實體法賦予法院得依職權裁量之事項。死刑,為刑罰之最重,一旦執行,無可回復;而人之權利,均源於生命,有生命,才有權利,無生命,一切烏有。歐洲西方世界,自十六世紀起,因文藝復興運動及稍後之工業革命,開啟近代文明,洵至現代,社會人文制度、經濟物質條件發達,相為配套,尊重生命,廢除死刑,無非水到渠成,歐洲人權公約由此揭示。但於東方世界,自古奉殺人償命為鐵律,咸認天經地義,尤其華人社會,視聽包青天故事,『開鍘』一聲令下,莫不大快人心,於今猶然。以此角度觀察,東、西文明相比,價值判斷迥異,係不爭的實情。在我國,醉心西方文明、服膺廢除死刑制度人士,雖然大聲極力呼籲,卻少見理念基礎論述的宣揚,縱於引進文明新思維,非無貢獻,但整體社會條件未臻成熟,反對人士依然站在維持傳統立場,民意調查顯示,比例遠遠超過百分之八十,司法院大法官解釋意旨,也認為死刑尚不違憲。從而,在立法機關猶未完成全面廢除死刑的修法情況下,現階段的司法,祇能以審慎判死的態度處理。不幸的是:少數國人竟有『殺人不會判死』、『只殺一個,不致被處死』的錯誤觀念。」(節錄自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424號刑事判決)

以上是一則我國近年最高法院的死刑判決部分論述,其展現了法官如何在死刑個案中導入民意觀點,進而作為判決死刑之立論基礎。而刑事判決,除了司法權力機關作出有罪無罪的最終決定這層意義外,若從判決文本當中的理由構成及推論,應可再更進一步探究出司法權力機關是如何地運用權力透過解釋來建構出其論罪量刑的底蘊思想;另一方面,事實上,在台灣死刑個案裁判實務上,也不時有有對於死刑個案的民意論述。而此等基於民意立論點而加重的量刑論述之死刑判決論述,應是分析其重刑立論基礎、背景因素以及重刑化的重要材料。

在研究手法上,筆者將採取判決文本分析,除觀察處罰規範或解釋之合理性外,亦將判決視為一個具連續性、獨特性的言說,試著從判決文本中,探查審判者於價值選擇判斷以及論述模式背後呈現的死刑量刑圖像。基此,本文將試圖藉由刑罰民粹主義的角度,探討台灣近年若干重大死刑判決,輔以相關裁判決定的背後動機、成因與過程,以凸顯於此等背景下,在我國刑罰民粹主義與死刑判決間的關聯性及現象,為嚴罰化刑事司法的優劣利弊。

筆者期待,除從這些判決言說中勾勒出司法框架下刑罰民粹主義與死刑判決間的關聯性及現象之外,縱然知道困難,仍然希望能夠從該等死刑判決文本分析中更貼近了解法的現實層面及其背後所存在的社會結構中的隱諱關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